实时资讯,随时呈递! 当前位置: Home / 新闻 / 微读物

施一伴你读经——善交益友,不交损友

微读物 | 来源:施一电气|官网 2019/11/12 阅读:74

 

【原文】

孔子曰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损矣。

孔子曰:“益者三乐,损者三乐。乐节礼乐,乐道人之善,乐多贤友,益矣。乐骄乐,乐秩避,乐晏乐,损矣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便辟:谄媚逢迎。

②善柔:当面奉承背后诋毁。

③便侵:巧言善辩,夸夸其谈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说:“有益的交友有三种,有害的交友有三种。同正直的人交朋友,同诚信的人交朋友,同见闻广博的人交朋友,这是有益的。同惯于走邪道的人交朋友,同善于阿迪奉承的人交朋友,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,这是有害的。”

孔子说:“有益的喜好有三种,有害的喜好有三种。以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,以称道别人的好处为喜好,以有许多贤德之友为喜好,这是有益的。喜好骄奢湿逸,喜欢游手好闲,喜欢大吃大喝,这是有害的。”

【解读】

中国人有许多传统美德,在交友方面,古人讲究“莫逆于心,遂相与友”。意思是说,要思想一致,志趣相投,才能成为朋友。鲁迅说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。”可见人们是多么看重友谊。

孔子认为,“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”,这是交友、择友的基本原则。

孔子从自己的生活体验中,总结出结交这三种人为友是有益的:一种是“友直”,“直”,指正直,就是说要选择那些正直、爽快的人为友;“友谅”,谅指诚信,就是要选择那些诚实守信的人为友;“友多闻”,多闻,指博学多识,就是要选择那些博学多闻、见多识广的人为友。他认为,与这样的人交友才是有益的。

孔子在指出“益者三友”的同时,也告诫人们要慎交那些有损于自己成长和进步的人,这就是所谓“损者三友”。孔子认为,“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损矣”,意思是说,与那些虚浮而不正直、有媚态的人交朋友,与那些常以和颜悦色掩饰自己、较为圆滑的人交朋友,与那些惯于夸夸其谈、善于辩解而不务实的人交朋友,是相当有害的。可以看出,孔子对于生活、对于人际交往是很有原则的、很严肃的。孔子要告诚人们尽可能减少“损者”之友对自己的影响。

总的来说,孔子认为,与正直、诚实、讲信,而又学识渊博的人交友,则对自己有帮助,会经常受到教益;而与惯于巧饰外表,但内心全无真诚、善于媚悦讨好,而又巧言善辩,不忠诚的人交友,则耳湍目染,日生邪情,自然容易受到损害。

交朋友,建立友情,要有自己的选择,要经过自己认真的思考。与有操守,有才能的人交朋友,对自己是一种帮助和提高;与行为不良的人交朋友,不但不会帮你,反而会损你、害你。善交益友,不交损友,乐交净友,这是交友的三大原则。择友,慎之又慎确是明智的保身之举。

唐代宗时,吐蓄、回纥兵又逼近邠州,郭子仪派他的儿子郭晞带兵去协助邠州节度使白孝德防守。

郭晞仗着父亲的地位,滋长了骄傲情绪。他部下的士兵纪律松驰,有的土兵在外面欺负百姓,干了坏事,郭晞只当不知道。

邠州地方有些地痞流眠,觉得在郭家军里当兵既无约束,又有靠山,便纷纷找熟识的兵士,在郭晞军营中挂个名,穿起兵士的服装。那批流氓和兵士勾结起来,大白天成群结队地在街上为非作歹,遇到他们看不顺眼的人,就动手殴打,甚至把人打成残废。街上的商铺也常常遭到他们的抢掠。

邠州节度使白孝德为这件事很头痛,但是他自己也是郭子仪的老部下,不敢去管郭家的人。

邠州旁边是泾州,泾州刺史段秀实听到这个情况后,特地派人送信给白孝德,要求接见。

白孝德把段秀实请了来。段秀实说:“我们都是郭令公的部下,他对我们就像朋友一样。作为朋友,如今郭公子的手下这样胡闹,我们不能看着他惹出祸端啊。”

白孝德知道段秀实是个有见识的人,就向他请教。

段秀实说:“我看到您这里这样乱,心里也很不安,所以特地来,请求在您部下做个都虞侯(军法官),来管理地方治安,怎么样?”

白孝德拍手说:“好啊,你肯来,我真求之不得哩。”

段秀实在邠州当上了都虞侯。这件事并没有引起郭晞手下将士的留意,一些兵士照样胡作非为。

有一天,郭晞军营里有17个兵士在街上酒店里酗酒闹事,酒店主人要他们付酒钱,他们就拔出刀刺伤主人,还把店堂里的酒桶全部打翻,酒全流到水沟里去了。

段秀实得到报告,立刻派出一队兵士,把17酗酒闹事的人统统逮住,就地正法。

老百姓看到这批害人的家伙受到了惩罚,个个高兴地拍手称快。

马上,消息传到了郭晞军营。兵士们一听到有人居然敢杀郭家的人,都大吵大嚷起来。不一会,所有将士都穿戴好盔甲,只等郭晞发出号令,去跟白孝德的兵士拼命。白孝德害怕了,直怪段秀实给他闯了祸。段秀实说:“白公不要害怕,我自会去对付。”说着,就准备到郭晞军营里去。

白孝德要派几十个兵士跟随段秀实一起去,段秀实说:“用不着了。”他解下佩刀,选了一个坡脚的老兵替他拉着马,一起到了郭晞军营。

郭晞的卫士们全身盔甲,杀气腾腾地在营门口拦住段秀实。

段秀实一面笑,一面走进营门,说:“杀个老兵,还用得上摆这个架势!我把我的头带来了,叫你们将军出来吧。”

士兵们看到段秀实泰然自若的样子,呆住了,马上报告郭晞,郭晞连忙请段秀实进来。

段秀实见了郭晞,作了一个揖,然后说道:“郭令公立了那么大的功劳,大伙都敬仰他。现在您却纵容兵士横行不法,这样下去,能不大乱才怪呢!如果国家再发生大乱,你们郭家的功名也就完了。”

郭晞听了,猛然惊醒过来,说:“段公指教我,这是对我的爱护,我一定听您的劝告。”他边说,边回过头对左右兵士说:“快去传我的命令,全军兵士一律卸下盔甲,回自己营里休息。再敢胡闹的处死!

当天晚上,郭晞把段秀实留下来喝酒。段秀实把带来的老兵打发走了,自己在郭晞的营里过了一夜。郭晞怕坏人来暗算段秀实,自己不敢睡,专门派兵士在段秀实宿营地巡逻保护。第二天一早,郭晞还跟段秀实一起到白孝德那儿道歉。

打那以后,郭晞也把段秀实当作自己的良师益友,对他非常尊重。

“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”是交友、处世的最高境界,但实际上,富贵不相忘者极少。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,只有勇于付出才能得到回报。

范滂,字孟博,汝南征羌人。冀州因饥荒而百姓闹事,范滂由朝廷任命为清诏使,前去治理。他登车前往,慨然有“澄清天下之志”。待到了州境,地方官自知贪赃枉法,闻风而弃官逃跑。

范滂经常举报地方长官。他说:“我的举劾,如果不是针对奸暴而为民除害,那我做官还有什么必要!现在只是先举所急,还有待充实材料。农夫去草,嘉谷必茂;忠臣除奸,王道以清。如果我言之不实,愿受处治。”范滂为民除害,帮助百姓度过危难,深得百姓爱戴。

汉灵帝刚即位的时候,窦太后临朝,封她父亲窦武为大将军,陈蕃为太尉。窦武和陈蕃是支持名士一派的,他们把原来受到终身禁锢的李膺、杜密又召回来做官。有人上奏章,请求汉灵帝再一次下令逮捕党人。

汉灵帝才14岁,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党人。他问曹节:“为什么要杀他们,他们有什么罪?”

曹节指手画脚地把党人怎样可怕,怎样想推翻朝廷,图谋造反,乱编了一通。最终,汉灵帝相信了他们,连忙下令逮捕党人。

逮捕令一下,各州各郡又骚动起来。有人得到消息,忙去报告范滂。范滂坦然说:“我一逃,反而连累了别人,怎么能这么做呢!”

汝南郡的督邮奉命到征羌捉拿范滂。到了征羌的驿舍里,他关上门,抱着诏书伏在床上直哭。驿舍里的人听到哭声,弄不清是怎么回事。消息传到范滂那里,范滂说:“督邮一定是不愿意抓我才哭的,我不应该让他为难。”

他亲自跑到县衙里去投案。县令郭揖也是个正直的人,突见范滂来了,不由得一证。

郭揖说:“天下这么大,哪儿不能去,您到这儿来干什么?”

郭揖表示愿交出官印,跟范滂一起逃走。

范滂很感激郭揖,但他说:“不用了,我死了,朝廷也许能把抓党人的事停下来。我怎么能连累您啊,再说,我母亲已经老了,我一逃,不是还连累她吗?”

县令没有法子,只好把范滂收押在监狱里,并且派人通知范滂的老母亲和他的儿子跟范滂来见面。

范母带着孙儿随着公差到监狱来探望范滂。范滂安慰母亲:“我死后,还有弟弟抚养您,您不要过分伤心。”

范母说:“你能和李膺、杜密一样留下好名声,我已经满意了。你也用不着难过。”

范滂跪着听母亲说完,回过头来对儿子说:“做人要懂得替他人着想,敢于承担责任。无私地帮助别人,才能赢得别人的敬重。我在狱中没有吃苦受罪,是因为有这些朋友的帮助。我之所以选择去死,就是怕连累亲人和朋友。”旁边的人听了,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和范滂一起被杀的一共有100多人。有一个叫张俭的人,却逃过了官府的搜捕。他到处躲藏,许多人情愿冒着生命危险收留他。等到官府得到消息来抓他的时候,他又躲到别处去了。于是,凡是收留过他的人家都遭了祸,轻的下狱收监,重的被杀,甚至整个郡县都遭到了灾殃。因此,人们就更加怀念范滂了。

酒肉之交不是朋友,患难才见真情。交友要有分寸,择友要讲究缘分。交重在相互帮助,相互提高,共同面对人生的磨难,交友不慎会留下终生遗憾。因此,在结交朋友的时候,不能盲目而交,需要在交友过程中擦亮眼睛,善于观察和鉴别。

会交朋友的人,不仅知道哪些人该交,还知道哪些人不能交。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成名以后,不忘两位黄姓朋友的帮助,用“黄扶”作为自己的别号。真正的患难之交,就是相互携手,你挽我扶,共度人生困难,共攀理想高峰。

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在对方的影响下形成自己的习惯、性格及做事方式。俗话说: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”选择朋友的时候一定要选那些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,千万不要与小人为伍。

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:很多显得像朋友的人其实不是朋友”因此,一定要结交那些品性高尚的人,宁缺毋滥。宁可孤独,也不找小人为伴

 

在线客服